在线咨询电话 17773033485
《盒子怪》的剖析与反思
点击:178次 发布日期:2019-10-25 16:25:57

作品名称:《盒子怪》

作品编号:0001

作者:何丹 彭崇圆 王政 方志强 赵雨蒙

学校:安徽财经大学

《盒子怪》的剖析与反思

——《盒子怪》影片分析

《盒子怪》2014年9月26日在美国上映,莱卡动画工作室与焦点影业共同制作安东尼·斯塔奇格拉汉姆·阿纳贝尔联袂执导的定格冒险动画电影。这部动画继承了莱卡工作室一贯的哥特式艺术风格,电影整体色彩也偏暗,以一种“压抑的黑色幽默方式表达剧情。

  影片在讲诉的是一个男孩拯救盒子怪,揭露反派阴谋的故事。导演在叙述过程中运用丰富层次丰富的隐喻暗含了包括阶级斗争、时代特征、盲目从众的民众、受压迫者的懦弱、探索精神和反抗精神在内的一系列主题;也通过扭曲、夸张等一系列艺术加工对维多利亚时期英国最底层社会的贫民生活进行了集中表现。运用多种叙述方法及试听技巧来引领剧情发展,控制影片节奏。接下来我将从影片暗喻、主题、叙事方法、试听语言等多个方面剖析影片。

一、 主角代表及静态物品象征意义

  导演与制作人员在制作过程中,通过人物夸张的形象设计、荒诞的语言表达、滑稽的行为举止等为观众带来了很多欢笑,也在影片中通过对环境多重塑造刻画,对其想表达的多个主题进行阐述。影片中的人物阶层主要分为虫子、盒子怪、普通民众、红帽子以及白帽子,各个阶层严格的遵守着等级划分,下层的人无论怎样努力也到不了贵族阶层。

  反派红帽子斯纳彻就是这样一个努力跻身上流社会的典型人物,他是盒子怪终结者,丑化盒子怪,想通过毁灭盒子怪来为自己赢得权利和地位。红帽子编造出“盒子怪是吃人的妖怪,专门抓走人类的小孩”的谣言,然后亲自消灭所有盒子怪以换取民众好感,以此逼迫贵族(镇长)授予他象征着贵族地位的白帽子。他象征着社会中为了谋取私利不择手段的人,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制造了一个恶毒的敌人的形象——盒子怪,由此来引发群众的恐惧,并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救世主的模样,赢得群众的信任,以达到自身的目的——获得白帽子。这种制造一个与群众共同的假想敌的做法,使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敌人,同仇敌忾的战友情结使得民众更加沉迷于这种愤怒的生活,方便了红帽子的统治,如实行宵禁等。

  盒子:苟且的被压迫者,他们懦弱,胆小,遇到事只会躲在盒子里,典型的鸵鸟心态,他们不管事情变得怎么样都只会乐呵呵的生活下去,即使自己的同伴一个个都被抓走,他们选择性的失明,无视各种给他们带来痛苦的东西,从未想过如何防抗,假装自己过的还不错,盒子就相当于鸵鸟的沙子。在影片开始不久,主蛋生与他养父大鱼一起外出时,亲眼目睹了同伴“轮子”被抓走的事件,蛋生想要向前拯救盒子怪“轮子”却被大鱼拉住不让其向前,盒子怪就反映了社会中底层老百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遇到迫害不知反抗,他们认为所有的不幸都是正常的,在他们的心里“存在即合理”。而事实上影片也证明了,除了盒子怪自己,没人能救它们,不改变天性,不从盒子里出来,只有被碾压机拍死。这体现出人们面对压迫不懂反抗,最终只能被压倒致死。

  主角蛋生在盒子怪与镇上居民中间起到了很好的调和作用,连接了盒子怪和人类之间的桥梁,他是由盒子怪抚养长大的,同时也是反派人物红帽子借机用来恐吓民众的被盒子怪抓走的萧伯纳家的孩子,他参与到了盒子怪与小镇居民的矛盾中,因为他,镇上的其他居民才看清了红帽子的嘴脸,解除了盒子怪与小镇居民的矛盾,使得最后他们和睦相处。

  影片中值得一提的还有女一号的角色,温妮有别于其他动画片中的女性角色,不管从是语言、动作还是性格等,都没有传统的女性柔弱感,从温妮的“粗犷”的声线就可传达出一二来。是温妮发现蛋生和其他的盒子怪不一样,是温妮带着蛋生接触人类的圈子,在蛋生还在犹豫的时候,是她带领着蛋生一步步走向成功,她果敢决断、有主见、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她代表着女性的角色的魅力,而不是以往等待着王子来救赎的公主。

  影片中的一些静态物品也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如影片中的“帽子”和“奶酪”,从不同的角度对“阶级”主题中“阶级特权”的内容进行深刻的反映。可以说,在电影《盒子怪》中“帽子”是阶级等级的象征,而“奶酪”是阶级特权的代表。剧中红帽子斯纳彻对于白帽子的追求几乎达到了癫狂的程度,为了得到白帽子,拥有优先品尝奶酪的权力,他不惜运用一系列不可理喻的手段。斯纳彻是一个对奶酪过敏的人,这个事儿不仅他知道,他身边的跟班等人也都知道,但他为了追求奶酪,为了得到象征身份的白帽子,即使每次吃奶酪都要通过水蛭来消除过敏症状也不肯放弃,他制造出盒子怪抢小孩的谣言、利用盒子怪优秀的劳动力和不懂反抗的性格为自己制造利益。他一直追求的是奶酪所代表的只有贵族才能享受的特权,就像有些人买贵的奢侈品不是因为喜欢,而是为了显示自己富有,每次听音乐会都会睡着却还是要去,只是为了显示自己有品位,哪怕做这些事会让自己不堪其苦,但也要通过一些被赋予了附加意义的形式来填补自己无处证明的自我价值。

二、 影片所表达的探索精神及反抗意识的分析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正是由于主角蛋生和温妮对于红帽子斯纳彻的反抗,想要拯救出盒子怪的欲望,使得他们迸发出了巨大的能量,最后帮助盒子怪逃出魔掌,与镇上居民融入了一起。“人类又坏又自私,他们才是怪物”在舞会上被镇长拒绝帮忙并嘲讽之后蛋生说了这句话,探索精神和反抗意识是取得成功的必备条件,蛋生从一开始盒子怪被抓之后便计划如何解救同伴,而不是像其它的盒子怪一样选择性的无视。蛋生以人类的身份重新接触了外面的世界、阳光、话剧、贵族们的舞会和奶酪等等,尽管在这个与外界接触的过程中蛋生制造出了不少的笑话和麻烦,但是这正是人类探索精神付之于行动且不断进步的具体表现之一

  胆小懦弱不懂反抗只能被欺凌,盒子怪是只会躲在盒子里的乐天派,他们被红帽子抓了之后,也不想办法逃跑,所有被抓的人都被关起来,红帽子正是因为知道了盒子怪这一特点,才能编造出消灭盒子怪的谎言,来赢得地位,以及捉住盒子怪之后利用他们的才能为他建造杀伤性武器。如果不是最后蛋生的劝阻和警醒,盒子怪都只能被压死,他们逃出盒子,才会在后来救出蛋生,和人类和平的生活在一起。

  把如此多的情愫混合在一起,使得影片让人感觉到如此充实,影片还引入了“盒子”这一颇具创新意味的有趣道具,既让影片充满了十足的新颖感与动画感,又恰当地暗含了每个人心中胆小时都希望能躲藏密闭空间的心理。

  此外,影片还从反派的角度讲诉了不择手段达到目的的人最终也会收到伤害的主题,红帽子出于对象征着权力的“白帽子”的渴望,把盒子怪打造成吃小孩的怪物,为了获得白帽子,制造杀伤力大的武器,囚禁杜萧(蛋生父亲),抓捕盒子怪替他建造武器,虽 然他最终成功建造了武器,也获得了白帽子,但却因为奶酪过敏而自爆身亡。

影片通过各种具体或形象的表现形式,通过简洁明了的表达方式,使观众的内心情感与导演创作电影的本身的目的更易产生共鸣。

三、 影片叙事方法、形式的分析

  1、对比(讽刺):这是一部具有较深的现实意义的电影,是一部写“谣言与真相”的电影,用丑陋的主角刻画美丽的心灵;用其他物种收养人类小孩体现生命的伟大;用种族之间的误解、战争与和解刻画丰富的人性;用一个父亲的价值观和对“白帽子”的追求表现出对社会等级观念的极度讽刺。

  导演与电影制作人员通过剧中人物滑稽的形象,荒诞的语言、行为举止等给观众带来了欢声笑语,用盒子怪略丑陋的外边与他们胆小懦弱的性格特征做了对比,使盒子怪的形象也更深入人心。

 剧中蛋生在舞会上说出了自己的身世,而镇长听到这句话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感到惊奇,而是说了一句“你知道这乳酪有多贵吗?这笔钱够盖一座儿童医院啊”,体现出了镇长这一只顾自己的政治游戏,对别的事情漠不关心(甚至对自己妻子的女儿也漠不关心)的状态,也使观众能够明白为什么红帽子的计谋最终可以得逞,具有强烈的讽刺性。

红帽子的三个跟班,跟着红帽子做了各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却在每次都说“我们是正义的一面”,企图蒙蔽自己的内心,也使得他们说的与做的表现出强烈得对比。

  2、重复:影片中运用重复性的镜头画面对盒子怪的生存坏境和生活方式进行了详尽的表达,如盒子怪以虫子为食物来维持自身的健康;用捡来的各种废弃的物品来制造小玩具从中获得乐趣等表达出来社会中底层人民贫困状态。

影片也多次表现贵族白帽子们在一起品味奶酪的场景,反派红帽子也在不断的提到奶酪、白帽子。制作团队通过不断地将权力的象征品重复的表达,更加展现出红帽子对权力狂热的追求。

红帽子在追捕盒子怪时多次提到“他们不会逃的,你改变不了他们的本性”,这句话也展现了盒子怪懦弱的性格。

  3、夸张:影片中红帽子开着他怪异的车自在阴暗的街上追捕盒子怪,并且发出了诡异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导演和制作人员选择将红帽子这一人物形象进行了一定的妖魔化处理,使他在艺术形象上与盒子怪懦弱的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更加深刻的体现出领导阶级的残暴性。

四、 影片试听及色彩分析

  1、景别特点:影片大多采用的是中景全景的景别叙事,即使是在高潮部分特写的镜头也较少,这样的景别特点让影片有更强的叙事风格,但虽然是这样的景别处理,却也在导演优秀的执导能力上让观众有很强烈的代入感。

搞笑部分用近景和全景的来回切换,渲染出了强烈的喜剧效果,如红帽子男扮女装成芙蓉夫人导演盒子怪吃人闹剧时的场景,既搞笑又有一定的讽刺意味;在影片开始运用了大量的镜头描述盒子怪与男孩一起生活的场景,展现出了盒子怪善良、温暖、以及拥有极强的制作能力的特点,正如网友热评所说:“别再躲藏,你们就是创造者”。

  2、音响与音乐:影片中前半部门使用背景音乐较多,尤其是在画面中情绪低落或滑稽的时候使用,在观众不易察觉的地方进行潜移默化的音乐铺垫,用以渲染、烘托气氛。

如在舞会上被拒之后,温妮和蛋生在井盖前的谈话时,背景音乐悄悄响起,音乐音量逐渐放大,在蛋生下井时达到高值。影片中只有音效未有音乐时,这样的方式会使影片情节更加严肃,使人们的注意力更关注在画面上。

影片的后半段出了音效之外,使用的背景音乐少之又少,这样更让人专注于影片故事本身的内容上。

  3、风格特点:影片整体属于哥特风格的动画,反应出社会中阴暗的人性和权力的诱惑 

  4、色彩特点:影片采用得大多是灰暗的色彩,并且大部分场景都是发生在夜晚以及盒子怪们生活的封闭弱小的空间,加上运用了光影的变化,用这种低沉的色彩使影片大多时候都表现出压抑沉寂的气氛,虽然影片中故意搞笑的成分不少,但总体上并没有给人欢快的氛围。

  以及通过影片前后段色彩由灰暗到光明的变化,也在潜移默化的将观众沉闷的心情引向开朗。影片最后斯纳彻成为白帽子试吃奶酪时,蛋生说了这样一句话:“别这样,这些改变不了你,奶酪、帽子、箱子都不能决定你是什么样的人,只有你可以”使得观影人有种豁然开朗之感。

五、 影片中带给我们的洞见与反思

  片尾彩蛋,致定格动画:片中反派两个小弟不经意的一边扫地一边聊天,讨论着“会不会有更大的时间,别样的时空,我们是被控制的,甚至眨一下眼都要他们来控制。他们是很闲吧,他们是爱好吧。”镜头往后拉,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工作人员一帧一帧的摆动这两个角色,使他们做出各样的动作。

  大概就像是片中彩蛋所说的这样,定格动画是一个费时又费力的东西,成本高但往往收益小,经过故事和脚本、拍摄器材、所需工具、角色骨架、场景灯光,拍摄制作,编辑输出等一系列制作流程,最终才能做出来,做这个应该是真的热爱吧。

我们大多数对于社会的关注永远在于自己的有利的事务上,很多人都变成了“选择性失明”的人。也许我们就和这部动画片里奶酪桥的群众一样,扮演着一个特别好骗的角色,听什么信什么,随便一个谣传就能够产生出如同炸弹般的威力然而,一但有人揭穿了这个谣传,之前将谣传视为真理的那些人,又会如墙头草般的随波逐流,将揭穿者的话视为真理,对谣传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慢了一秒都不行,仿佛快一点将矛头指回去自己就会变成戳穿谣言的智者。 现实相比,动画里描述的都是美好的场景。现实里的群众可能永远都不到真相,只能在一个又一个版本的谎言间跳来跳去,我们能做的,只能在浮躁的环境中不断地打磨自己,使自己在面对一个又一个版本的“谎言”中,保持自己的一点拙见。

  这部集搞笑,娱乐但是又剖析社会现象特别浓厚的片子可能不是很适合小孩子看,但是每个人看都能从里面找到代表现实中每一类人的影子,这部影片最终的结局也很耐人寻味,反派“红帽子”最终的失败并不是由主角造成的,甚至说他是成功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最后他失败的原因也是由于他对权力、地位的偏执式的追求,让他明明知道自己奶酪过敏的情况下还要不断地吃,导致了自爆。这让我们坚信,坚持走正确的道路,做一个善良的人,结果自然会好的,而通过伤害他人给自己带来的成功最终也会被其他方式所剥夺。

  影片故事本身的笑料虽然并不算很少,但很多地方都显得黑暗,想到令人心疼的盒子怪,还有毫无主见的奶酪桥居民,颇让人无奈,但勇敢无畏的主角蛋生与温妮的画面,又会让人感到光明与温暖。这部动画无论在艺术表现形式还是主题思想的阐释方面,都为今后的电影、动画行业提供了很多较好的借鉴。